欢迎来到 - 威配巴综合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> 短信 >

“大数据抗疫”VS个人信息保护

时间:2020-05-20 01:12 点击:
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,通过收集公民个人信息进行“大数据抗疫”,对控制疫情功不可没。 与此同时,疫情期间,多地爆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,也引发公众焦虑。记者采访发现,出于防控需要,多场景“交出”的大量个人信息,既大量留存于数千个App、

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,通过收集公民个人信息进行“大数据抗疫”,对控制疫情功不可没。

与此同时,疫情期间,多地爆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,也引发公众焦虑。记者采访发现,出于防控需要,多场景“交出”的大量个人信息,既大量留存于数千个App、小程序中,也暴露在商超、餐馆等公共场所的纸质记录本上。

哪些个人信息属于应收集范围?如何有效监管收集与使用,防止信息泄露?疫情之后个人信息应该如何处理?

本期议事厅邀请多位法学专家、行业协会人士,就上述话题展开探讨。

策划主持

李坤晟 完颜文豪

参与记者:翟永冠 颜之宏 白佳丽

访谈嘉宾

李爱君: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

左晓栋: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

何延哲:App专项治理工作组专家

张翔: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

洪延青: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研究员

郝智超:中国互联网协会个人信息保护工作委员会秘书长

1 公民信息泄露事件防不胜防

记者:自从用上智能手机,大多数App都要求读取手机信息、地理位置等信息后才能使用。面对信息可能泄露的风险,以及常常接到的骚扰电话,更多时候是无奈。

此次抗疫,出行、就医、消费、复工复产等多场景下,都需要登记个人信息。我对信息安全性存疑,也发现一些场所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措施趋近于零,多地也发生有意无意泄露的案例。

采访中,我了解到,一名坚守一线的社区工作人员在休息时,手机放在床头充电。没想到,6岁的儿子不小心把她手机里的一份电子表格误发到小区业主群里。这张表格里面是几十位武汉返乡人员密切接触者的姓名、住址、身份证号码、手机号码等信息。要命的是,个别“热心”业主很快将信息转发到其他微信群。幸好发现及时,这份名单才没有被更大范围泄露。

不过,虽有所顾虑,我仍会如实填写像电话号码这样的个人信息。毕竟,抗疫是头等大事。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。不隐瞒个人信息是对别人负责,也是对自己负责。

何延哲:一般情况下,我也会如实填写个人信息。但也会担心,像超市、商场门口的记录本,几乎没有安全措施,用手机拍张照片就能轻松获取个人信息,泄露概率很高。

且不说商场、餐厅,就是大型互联网公司和大型酒店集团平时收集的个人信息,都发生过泄露事件,可以说防不胜防。小规模的个人信息泄露很多,大多是因为管理不当。只不过,大多数时候可能只是电话骚扰,不像电信诈骗那样直接危害到个人财产等。

2 至少有五类主体在收集信息

洪延青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》和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》给了人民政府、卫生行政部门、疾病预防控制机构、医疗机构非常强的信息收集、发现的授权。

人民政府可以在“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”中将信息收集、发现的权力再次授权给相关部门、机构、组织,这其中就可能包括公安部门、基层一线工作人员。

以登记武汉返乡人员为例,我了解主要有三种途径:一是地方教育部门统计的武汉在校大学生;二是公安部门掌握的公共交通大数据(铁路、航空实名信息);三是政府安排村委会、街道办事处、社区的基层工作人员逐户排查上报。当然,很多互联网公司也具备掌握各地武汉返乡人员行踪轨迹的能力。

如此看来,疫情中,至少有五类主体收集个人信息:地方教育部门、公安部门、基层工作人员、电信运营商、互联网公司。

张翔:一般意义上,政府在没有得到个人授权的情况下,只能收集基础的人口学信息,如年龄、性别等。在出现重大安全事件或重大公共事件情况下,在法律上或者制度上有明确定义的情况下,才能够跳过公民个人授权进行信息收集,目前相关法律规定相对还比较模糊。

超过了基本人口学信息以外的个人信息,实际上就带有过度收集的特征,需要有更高的授权或在更高的法律规定权限下才可以收集,并且需要明确的法律界定。

3 原则性条款管不住信息安全

李爱君:收集个人信息的原则,应遵守收集使用的合法性、相关性、必要性和安全可控性。

左晓栋:加强顶层设计和统筹规划。疫情防控中,很多信息安全的约束性条款都是原则性条款,没有具体操作指南,比如“为疫情防控、疾病防治收集的个人信息,不得用于其他用途”,哪些用途算“其他用途”,有待进一步明确。

洪延青:对返乡、返工人员信息的统计和利用,最重要的是做好疫情有效防控和个人信息保护之间的平衡。

人员信息泄漏或非法披露后,相关配合登记工作的人员反而“完全被暴露”在公众视线之下,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,甚至可能影响其人身安全。对个人信息的保护不力,可能直接导致后续信息采集过程中,公众、机构对采集方的信任度下降,影响到防控效率、精度等。

目前各地疾病防控机构、街道社区等普遍开展走访调查工作,统计相关人员个人信息。这个过程涉及个人信息的采集、汇总、共享、披露等多个环节,每个环节都应做好个人信息保护工作,以防出现数据泄露、丢失、滥用等情形。

采集过程中,以纸质填表方式开展的走访调查,需要严格要求纸质材料不被拍照、复印,进行统一回收,妥当保管;以电子方式记录的信息,要责任到人,并保存在特定的终端,将数据加密存储。在汇总存储环节,尽可能相对集中管理和处理个人信息,采用严密的访问控制、审计、加密等安全措施。

4 基层要增强保护意识和能力

洪延青:目前,无论是传播链的追查、密切接触者的追踪,仍然主要通过人工访谈、个人回忆或回溯各种通过登记形成的记录,并手工排查的方式,不仅耗时耗力不准确,客观上还固化了个人信息的“多头收集、多头存储、多头使用”的局面。

由于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组织众多,其信息安全能力和水平参差不齐,人员的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意识不一,很容易造成重复、过度、强制收集,随意流转、共享、公开等问题。

何延哲:在复工复产过程中,大家对健康码还是认可的。去饭店时,服务员查验一下健康码,这个过程没有信息的登记、泄露,但是对方也知道了是否存在潜在风险,达到了验证效果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